“餐消联盟”竟是欺行霸市不法团伙 4人被批准逮捕

广告位广告位广告位点此查看详情

有的腐败分子看到一些商人过得很奢华,“忍穷力”未能抵住诱惑力,“追求像他们一样的生活”,一念之非不遏,如初食鸦片一般不能自拔,一步步走向罪恶的深渊。

去年以来,武汉不断降低大学生落户门槛,基本实现零门槛:无论本科、专科,只要在40岁之内,凭大学毕业证即可登记落户,硕士博士不受年龄限制。

如今,五年之约将至,董明珠和雷军的态度自然备受关注。

上文的案例,为车行与“套路贷”勾结骗取钱财,让受害者“车财两空”。

  负责协调解决餐具消毒市场恶意竞争的“餐消联盟”,竟是欺行霸市的不法团伙,近日,上海市青浦区人民检察院以涉嫌寻衅滋事罪先后对犯罪嫌疑人李某、孙某、钱某、谢某4人批准逮捕。  今年3月19日,一名货车司机报案称,其在为老板配送消毒餐具途中,遭到不明人员拦截,威胁其不准再配送餐具,否则将对他不客气。

民警经过调查,揪出一个在上海市餐具消毒市场欺行霸市的不法团伙。

  设立空壳公司收取管理提成  2017年3月28日,上海市各区餐具消毒企业的老板齐聚在某地,到场企业占到了全市餐具消毒企业的80%。大家在李某和孙某的主持下,共同签署了一份倡议书。  倡议书上说明,各餐具消毒企业自愿加入“餐消联盟”,由李某和孙某作为委托人,负责协调和解决本市餐具消毒市场上的恶意竞争,并由联盟统一调控消毒餐具的定价,共同维护该行业的市场环境。联盟成员公司需从各自配送的消毒餐具利润中抽取每套2分钱,作为管理费上交。

李某和孙某当场向各家餐具消毒公司提前收取了一个月的费用,共计12万余元,作为联盟组建时各成员提供的赞助费。  原来,李某和孙某在上海餐具消毒行业涉足多年,此前均有从事餐具消毒行业的工作经验,深谙该行业市场竞争激烈的情况,便动了歪脑筋,妄图私自成立联盟组织,以规范餐具消毒行业和协调同行竞争的名目进行牟利。  2017年年初,两人注册了“上海餐霸企业管理有限公司”,李某为该公司法定代表人,孙某为公司监事,并招募了钱某、谢某等人充当财务和外勤人员。该公司实际上是一个空壳公司。  经统计,至2018年3月案发,在“餐消联盟”成立以来的一年时间里,该非法组织向上海市浦东新区、嘉定区、宝山区、金山区、青浦区、松江区等本市10余家餐具消毒企业收取所谓的“管理费”共计100余万元。  据加入该联盟的餐具消毒企业老板介绍,李某和孙某等人在收钱之后并没有任何实质意义上的管理行为,当初倡议书签订时大家也都是不情愿的,只是迫于无奈不得不签字。  这又是为何呢  以举报相威胁迫使加入联盟  朱老板在上海市嘉定区开设了一家餐具消毒公司,自2016年下半年起,他的公司频频遭到有关部门上门检查,最终被罚款万元。在遭遇罚款没多久,李某和孙某便找到了朱老板,告诉他关于成立“餐消联盟”的消息,要求朱老板加入后要服从统一调价,将消毒餐具配送的价格从每套8毛调高至1元,并从每套餐具中拿出2分钱的提成上交。朱老板并没有理睬他们,但随后却被人大量恶意虚假举报,对公司正常的生产经营活动造成了严重影响。  朱老板这才明白过来,原来一直以来举报自己的是这伙人。他担心再次遭到罚款,便同意了李某和孙某的要求,每月向联盟上交5千元的“管理费”,后来又水涨船高被要求上交8千元,至今缴纳了共计5万余元。  在上海市浦东新区开设餐具消毒公司不久的梁女士,情况比朱老板更糟糕。2016年10月,梁女士言辞拒绝了李某和孙某要求其加入“餐消联盟”的要求,11月,梁女士便遭到了大量举报,新开的公司因环评未达标被关停半年,造成客户大量流失。  整改后公司重新开展经营,梁女士开始向联盟每月交纳万元左右的“管理费”。果然,交钱以后再也没有被人举报过。但梁女士发现,联盟对公司的生产经营没有任何帮助,这让梁女士有些气愤,有几个月停止交纳费用。停止交钱后,梁女士的公司马上又被李某和孙某等人向环保、水务、工商、卫生、信访等部门进行大量虚假举报。很快,便引来上门检查,最多的时候一天竟有三个部门来厂检查。只要有人检查,公司就要停止生产予以配合,对公司运营造成严重干扰,实在是“吃不消”。  李某和孙某等人正是熟知这一点,对不愿加入联盟以及中断交费的企业进行威胁,甚至在微信群中公然晒出举报信进行示威。  安装定位仪器跟踪配送车辆  本文开头出现的王老板在上海市青浦区经营餐具消毒行业将近十年。据王老板统计,在受到该团伙威胁和打压后,自己每天配送消毒餐具的数量从5千套锐减至2千套,平均每个月的营业额损失近6万元,从2017年3月至今共损失大约70万元的营业额。  原来,因王老板拒不同意加入“餐消联盟”,在2017年3月,李某和孙某带人前往王老板开设的餐具消毒公司生产点,通过言语威胁等方式,恐吓公司员工不许再为王老板干活,导致员工大量离职,王老板的公司也倒闭了。  在自己的餐具消毒生产厂被搞垮后,王老板不得不从同行和朋友那里批发消毒和包装好的餐具,再配送给各餐饮店、饭店等合作客户,以此来维持自己的生意。没想到李某和孙某仍然不放过他,决心要将不听话的王老板赶出市场。  王老板发现,自打去同行的生产点批发消毒餐具后,李某和孙某紧接着便联系到同行,通过虚假举报等方式威胁不准再接王老板的订单,王老板只能被迫换到新的同行那里批发消毒餐具。但每次更换生产点后,李某和孙某等人均能马上发现并对新的同行进行威胁。这让王老板十分奇怪,他想不明白李某等人为何能够对自己了如指掌。  直到有一次,王老板将配送餐具的货车送去修理时,修理工在货车底部发现了一个GPS定位跟踪器,他这才恍然大悟。李某和孙某等人为打压不愿加入联盟的企业,在夜晚派人潜入餐具配送车辆所在地,将定位仪器偷偷安装在车辆身上,实时掌握其配送行踪,再通过虚假举报和威胁等手段进行打压。  不仅如此,李某和孙某等人在追踪到王老板的配送轨迹后,还安排人员至王老板的客户饭店,通过言语威胁、拍摄照片扬言举报卫生不合格等方式,迫使饭店不再接受王老板所配送的消毒餐具。同时,他们还经常派人驾车跟踪王老板的配送车辆,对其员工进行阻挠和威胁,这才出现了本文开头一幕。  检察官经审查后认为,犯罪嫌疑人李某和孙某等人利用擅自组织的管理公司对本市十余家餐具消毒企业强拿硬要100多万元,明显破坏了市场竞争规律和社会秩序,已涉嫌寻衅滋事罪。  (记者余东明)+1。

其中香炉为仿古代青铜器造型,器身圆润;带盖,盖上通体浮雕缠枝花卉纹,两侧饰耳,腹部饰花卉纹;下承三足,器制沉雄厚实,纹饰细腻传神。

  文博探索节目《国家宝藏》推荐的“ECHO回声”茶具,首发的琉璃彩丝巾、“俑仕相伴”彩绘陶人俑晴雨伞,各种造型可爱的摆件、书签、手机壳……  漫步在第13届义乌文交会“传承与文化——博物馆文创精品展”,琳琅满目的文创产品引人入胜。

吴亮表示,营造好的营商环境需要政府做到三个方面:一是更加重视信息的透明;二是转变“官本位”观念,打造服务型政府;三是更加重视高等教育。

  武汉市委组织部副部长、市招才局常务副局长孙志军说,留下百万大学生不仅是人才战略也是人口战略。

请尊重我们的辛苦付出,未经允许,请不要转载WP大学的文章!
上一篇:阿里重构外卖矩阵:饿了么投入30亿 打通新零售 下一篇:没有了